正能量时期的爱情
in 故事 with 0 comment and 501 read

正能量时期的爱情

in 故事 and 502 read

第一章

2036年10月,风靡全球的“和二次元萌妹结婚”风潮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展到了西朝鲜。单身已久的死宅纷纷挥舞着钱包奔向各大二次元公司,舰长也不例外,他去的那家,叫mihuyo。

舰长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已经超了晚婚的年纪。

作为从小看着动漫长大的15后,他完全不喜欢现实生活中哪些唧唧歪歪的女性,只喜欢屏幕里的纸片人。他每天发的微博全都是“是我老婆了”“我永远喜欢xxx”“射爆!”“prprprpr”,下面配上一张动漫美少女的插图。

值得庆幸的是,没有朋友笑他单身,为什么?因为他朋友也都是单身。

不过现在舰长一点都不在乎了,因为他终于可以和梦寐以求的二次元萌妹结婚了!

舰长选的是一位黑色长直秀发的机器人少女,官方名字叫停电芽衣。虽然舰长觉得名字有些古怪,但是只要可爱就没问题了。

“诚惠64万8千元。请您仔细阅读以下协议,如无异议,在最后一页上签字。”mihuyo的工作人员交给舰长两页文件,他打眼一看,文件的下方写了这样一段话。

第二十九条 不可抗力

米忽悠对不可抗力导致的损失不承担责任。本协议所称不可抗力包括:天灾、法律法规或政府指令的变更,因机器人服务特性而特有的原因……

——《mihuyo用户协议》

“没毛病,金民团结大过天1嘛,确实是不可抗力。”舰长嘟囔了两句,一笔一画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放下笔的那一刻,紧皱的眉头也放松了。

舰长把签过字的协议交给工作人员。

“第二页也要签字的,一式两份,”工作人员翻了一下,又把文件给了舰长,抬起头来看了看他,“没结过婚吧?下次别闹笑话了。”

舰长慌慌张张点了点头,又在柜台上弓着腰,一笔一画地在第二页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又交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检查了一下,签名没有问题,又看了一下显示器上人脸识别的身份信息和文件上的签名匹配,就把文件塞进一个像面包机一样的白色机器里。

方盒子里传出嗡嗡嗡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咔嚓一声,最后叮的一下把文件吐出来了。

舰长好奇这机器是做什么的,但是怕遭了工作人员的嫌弃,不敢问津。工作人员也不知是看出了舰长的好奇,又或者是mihuyo的客户关怀比较好,直接介绍了一下。

“协议在这个机器中被扫描成电子件,保存在数据库中。盖钢印后,一份归档到我司档案库中,一份由用户保存。至于费用,已经从您的电子钱包中暂时扣除,确认签收二次元老婆以后钱会转入我司。具体细节您可以参考使用说明。”

“谢谢。”舰长诚恳的点了点头。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见她了。停电芽衣小姐姐芽衣小姐姐已经在家等待他了吧!

将文件装进书包里,舰长怀着雀跃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第二章

结了婚的舰长最喜欢的就是和芽衣亲热了。邻居们都说舰长结婚之后脸上的笑容多了,领导也夸他更加有进取心了。

舰长明白,只有自己更加努力工作,给芽衣买晶莹剔透的水晶,买漂亮的限定服装,才能传达自己心中的爱。没有钱的话,等待两人的终将是形同陌路。

辛苦工作一整天的舰长,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摸芽衣的脸蛋儿,然后嘿嘿嘿的笑上几声。这笑容质朴无华。芽衣也会按照舰长和他的互动计算好感度,然后给予恰当的反馈。

“呵呵呵,舰长真是温柔,对芽衣这么在意呢~”

看见芽衣害羞的捂住脸颊,舰长的心里如同吃了蜜一样甜。

又想起新婚燕尔,舰长吃了假酒,胆上心来,竟然连摸三下芽衣的胸。结果被芽衣触发的十万伏高压,一下子电进了ICU,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后来两个人好感度升温,才能偶尔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就这,舰长还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看着可爱的芽衣,舰长轻轻的将她揽过来,抱在怀中。

“舰长……芽衣……感觉,好温暖。”

舰长还给芽衣买了好多衣服。什么“绯红”“绀碧”“栀子”,什么“雷电女王的鬼铠”“灼燃万物的金雷”,什么“影舞冲击”“蔚蓝之海”,什么“强袭”“空色回忆”……只要mihuyo卖,舰长就不会放过。

舰长知道,芽衣最喜欢的还是结婚时穿的那一身洁白的“纯净永恒”。

那天,芽衣穿着婚纱,脸颊红扑扑的,看见了舰长回家,那一低头的娇羞……舰长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知道自己哪怕是老年痴呆了,哪怕有一天连芽衣的脸都不认识了,哪怕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也不会忘记那一刻如同荷塘月色中的荷花一般安静绽放的她。

舰长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芽衣已经休息好啦,可舰长好像很累了呢。”

第三章

时间就这样缓缓的流逝,世间的人却日复一日,仿佛这个世界会永远如此,不再改变。可是命运总是无常的,噩耗传来的那天,是2037年8月25日。

mihuyo突然发布公告,响应“净化网络环境,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号召,查封了和二次元老婆敏感部位接触的机能。

舰长的心很伤,他觉得自己的正常生活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他甚至开始觉得这个国家的青少年都是累赘。

但是舰长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因为他知道青少年只不过是背锅的,甩锅的黑手正是看准了青少年没有发言权,才把所有的锅都扣在他们背上。青少年也是受害者。真正的罪人,其实是声称要“保护”青少年的人。

没人关心舰长这些和二次元老婆结婚的社会边缘群体陷入了怎样的困境。当坏事发生的时候,人民总会选择性失明。

舰长没有办法,只能看着芽衣温柔的笑容装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在芽衣问起“舰长最近都不和芽衣亲热了,是下面没法用了吗?”的时候只能躲躲闪闪,抬不起头。

反对有什么用,当初签协议的时候就同意了,“米忽悠对不可抗力导致的损失不承担责任。本协议所称不可抗力包括:天灾、法律法规或政府指令的变更……”,舰长没有没有办法,拿着钱包空叹嗟。

本来舰长以为,这就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了。但是令他更加难以接受的事情,发生在2038年的2月。

这天,mihuyo突然发布公告,响应“严打涉黄涉暴二次元服务,培养社会正能量”的号召,彻底查封了和二次元老婆接触的机能,改成了“陪伴老婆每分钟好感度上升25点”这种形式。

mihuyo总裁亲自向消费者道歉,媒体却喊出了“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种听起来很美好但实际上避重就轻的无耻宣言。

舰长的眼中仿佛燃烧着鲜红色的火焰。他攥紧了拳头,又无力的松开了手。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

——《记念刘和珍君》鲁迅

芽衣就此沉默了。她再也没有了表情,也再也没有了言语。她就像是永远静止的标本一样,连时光都无法在她的身上留下片刻痕迹。

舰长轻轻地握住芽衣纤瘦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这凉薄的世界里,也只有这点温度,能够给舰长带来一丝慰藉了。

第四章

后来听他的邻居们说,舰长再也没了笑容。他只知道要工作,给芽衣买漂亮的衣服,然后看她面无表情的穿着。

直到他们两个人一起回到大地的怀抱。

大约,他们两的爱情,就像沉入海底的铅块一样,沉重又坚定。


  1. 金,金氏皇族;民,人民。金民团结大过天,2030年西朝鲜政治宣传口号,宣扬皇法治国,和谐社会。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