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in 默认分类 with 0 comment and 129 read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in 默认分类 and 130 read

四年前的冬天,你问我喜欢什么颜色
我大约是秒回的
棕色是孤高的熊
也是
还没下雪时,枯萎了落叶的土地

你寄给我一条手打的围巾
暖到足以让我
在月明星稀的晚自习后
勇敢地走出教学楼

当时的我们就像
夜空中,脆弱又坚定的长波
以信赖和期许为中继
将羞涩与欣喜,不断解析

后来,鸽子把喜鹊带坏了
咕咕咕
我在银河的这头
个税起征点和你,在那头

在你的朋友圈下面
看不到我们有哪怕一个共同好友
我叹了口气——汪
点个赞
开始直立行走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