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TicToc帝国落幕瞬间——娜蒂拉面色铁青,张一萌哭成泪人
in 故事 with 0 comment and 128 read

北美TicToc帝国落幕瞬间——娜蒂拉面色铁青,张一萌哭成泪人

in 故事 and 129 read

只有北美的金发女王:唐娜·春浦,笑的格外明媚。开心得像是吃到了棒棒糖的萝莉。

2020年9月16日,广东深圳。BitDance大厦。

本月的第四场秋雨刚刚结束,体感温度还在三十度,潮湿又闷热。抬起头来,看到的是连绵不断的阴云,云朵的褶皱层层叠叠,像一个怒发冲冠的老头在吐唾沫。

但这并不影响BitDance公司的灯近一个半月以来,每天拼到凌晨五点才关。

灯不休息。它了解很多,却只能沉默的思考。

它看着这些才华横溢的年轻人长出了第一丝白发,看着这些充满胶原蛋白的脸庞刻下了第一缕皱纹,也看着这些充满斗志的目光透露出第一束绝望。

灯不睡觉。它明白很多,却什么也做不到。

是什么让这些人,最终走向束手放弃,像一头头待宰的羔羊?

灯知道,一个时代结束了。下午五点,它已经被关上。

2020年9月15日,美国华盛顿。白里姆林宫。

阳光明媚,柔和的秋风吹散了白里姆林宫门口的行里成排的白桦林的叶子。

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都知道,金发女王——春浦不喜欢TicToc,她最爱的是TviTer。根据iPhohe屏幕使用时间统计,她每天12个小时里有六个半小时在使用TviTer。

而现在,面临着被收购失败的尴尬境地,TicToc不得不完全退出北美市场。黄金剧场即将落幕,歌舞升平再无人听。

春浦在TviTer上这么说:没有人,比我,更懂年轻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喜欢什么。他们不能,至少不应该,沉迷于一个中国的App。快来刷TwiTer吧。

可能大概或许,TicToc抢了太多TviTer的风头,才是春浦下手的直接理由吧。

2020年8月8日,美国硅谷。MacroHard园区。

MacroHard公司的褐发美人CEO、移动为先云为先时代的领导者、社交网络的败军之将、即时通讯的毁灭者——萨提亚·娜蒂拉,正好看中了这个机会。MacroHard自从‌MXN Messenger Service ‌MXN Messenger windOS Live Messenger被关停之后,收购过SXype,自研过Linc,推广过Teamz,没有一个成气候的。

“巨硬必须杀进社交网络。”娜蒂拉对自己说道。她知道公司没有实力打破现有的社交网络格局,只能抓住机会接手一座现成的金山,为之后更好的收割年轻人铺路。

等到入手了,北美两千万年轻人都是自己的彀中之物。到时候把名字改成TicToc 365,强制向小于10寸屏幕的设备收取高额订阅费用,再把平台上那些戚戚查查的黑猪全都换成印度裔——岂不是人财兼收。

于是心潮澎湃的娜蒂拉给白里姆林宫拨了过去,和春浦女王煲了整整四十分钟的电话粥。

该谈的条件也谈了,效果也很明显。

第二天,白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就传达了春浦女王的意志:

不反对跟社交八杆子打不上关系的公司MacroHard去收购北美最流行的年轻人社区——TicToc。条件也很简单,收购一旦成功,就必须向白里姆林宫支付高额献金。

2020年8月25日,美国纽约。华尔街。

可是巨硬手头要烧钱的项目太多,现金有些不够用了。娜蒂拉不得不第三次找上了最牛逼的投行,试图抱大腿。

摸根大葱银行的经理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再次拒绝了微软的合作请求。没有什么理由,他们宁愿拿出所有的钱给不要脸书公司,也不愿意接受投资一个千娇百媚的印度人。

“就因为他是个本地人?”

“是的。”

没钱啦。娜蒂拉回到车里,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帅气司机的脸,合上了沉重的眼皮,叹息一声:“回公司。”

司机完全没有意见,他只想早早下班,躺在床上刷TicToc。

但他的快活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