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人不会好好说话了?
in 默认分类 with 1 comment and 1026 read

为什么中国人不会好好说话了?

in 默认分类 and 1027 read

小标题:中文互联网的语文现状的观察与思考

语文表达能力暴跌的现代社会

个人体会,当代网民的语文表达能力,已经到了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水平。

在各大SNS的评论区看一圈,漫天遍野都是“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我大意了”;再往前几天,漫天遍野都是“不会吧不会吧”“难道只有我一个人”“他急了他急了”……

我相当怀疑,我生活在一个虚假的互联网上,除了我之外所有的评论都是机器人发的,要不然不可能这么没营养。只是训练评论机器人的团队有点偷懒了,不知道扩充一下语料库,导致机器人语汇力极为低下。

不过这也符合他们“没有与人类相同的思考能力”的重要特性(笑)。

玩笑先放一边,我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是什么让中国人不会说话了?

有一些猜想:

  1. 因为当代网民文化水平低,语文素养差
  2. 流行梗的洗脑能力强,会使人放弃思考
  3. 从众心理导致人放弃独特性,而是趋向集体的一般特征
  4. 人类无法积累掌握的工具,只能重复创造轮子
  5. 内心浮躁,大脑失去深度思考能力,只能接受简单刺激,完成条件反射
  6. 中国教育中,缺少对于逻辑思维的训练
  7. 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表达
  8. 病态的辩论文化,导致滥用诡辩,损伤概念的精确性
  9. 好胜心导致人们为口头胜利可以不尊重客观事实
  10. 人们对于语言的纯洁性和稳定性缺少认同感

一、为什么我觉得大家“都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根据中商情报网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网民的学历构成中,有80.5%的网民处于高中及以下学历;其中,58.3%的网民仅仅完成了义务教育。

义务教育阶段给到大家的语文教育应该是足够的,但是学习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一旦学习中断,以前积攒的词汇、句式都会渐渐遗忘。

遗忘是符合记忆规律,难以避免的事情。

一个人保持学习的时间就越久,他的语文素养就会保持得越好。

二、为什么我觉得“洗脑梗会让人失去思考能力”?

玩梗是一种偷懒的思考方式,让人可以省略掉自己思考和组织语言的过程,一键生成要表达的内容。

然而这个人真的知道自己说的话是否符合场合嘛?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在玩梗,他想要获得懂这个梗的人的认同感(点赞评论),以此获得快乐。

可悲的是,越是流行的梗就越是没有营养,最流行的梗,甚至可以直接通过模板替换关键词的方式玩——人在玩梗的时候,只需要从眼皮底下挑一个顺眼的单词填写进去,就完成了。

梗,成了一个集体思考的黑盒子,成了一个输入关键词输出表达的自动机械,一个使人忘记思考的麻醉剂。

三、为什么我觉得“从众心理会压抑个人的独特表达”?

人的组织性,要求我们生活在群体中时,经常需要保持“团结一致、共同奋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如果你背离组织,就会被组织剔除、排斥。

而一个想要保持团结、进步的组织,必然会有属于自己的“集体表达”。例如“MAGA”“反清复明”……并不是说这种集体表达不好,我也不是批评集体主义的弊端。只是单纯地说,这种集体表达的不断强化,必然会从个人表达的手中争抢话语权;而集体表达本身,又是集体领袖个人表达的提纯、扩充。这是一个互相转化的,中性的事情。

词汇是思维的钥匙,如果一个人的脑海被集体表达占据,他的语言表达就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集体表达的局限。

四、为什么我觉得“人们无法积累已经掌握的工具”?

人们出于恶趣味,总是喜欢歪曲单词本来的含义——这叫老瓶装新酒。

并且由于破窗效应,这个单词的新含义会逐渐取代掉旧的含义。

但是单词原来表达的含义仍旧需要表达,人们只能不断创造新的词汇来表达相同的含义——这叫新瓶装旧酒。

直到这个新的单词也被歪曲。

这是一个循环。

举个简单的例子:算了,举不出来。看来,我的词汇量也已经很危险了。

五、为什么我觉得“现代人的大脑只能接受简单刺激,完成条件反射”?

想起来一个笑话:

有些人
好笑的事情:草
悲伤的事情:草
高兴的事情:草
生气的事情:草
所到之处无不生草 看到什么都要先草一草
所以一般我们管这种人叫:到草人

这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同学们。如果一个人看到什么,给出的反馈都只剩下“草”的话,他就不是一个人了,他是一个稻草人。哪怕他学习很好,体育万能,长得也帅。在他发“草”的时候,他的大脑就已经没有在思考了,他把自己的思考委托给了无情的生草机。

我管这种生草现象,叫做“巴浦洛夫的草”。

六、为什么我觉得“中国的教育不够重视逻辑思维的教育”?

这句话其实是一个不健全的表达,它缺少了一些定语。

“中国的教育,缺少对于可以应用于实际生活的逻辑思维的训练。”

我们的逻辑思维教育主要来源于两个课程:数学、政治。

数学中的逻辑思维可应用的范围很广,但是都是一些上层建筑:例如理论数学、应用数学研究;经济学、统计学量化分析;计算机建模、大数据分析等。

政治交给我们的唯物主义辩证法,能够从理论上覆盖我们面对的一切实际问题,本身非常具有实用价值,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弊端:不符合“非黑即白”的人类直觉。

人的脑子是非常会偷懒的,可以通过二元对立来解决的问题,就不会去考虑第三种可能性。这种二元对立的思考模式能够让人简单的处理生活中99.9%的事情,然后把精力集中在骗导师、骗女人、骗风投、骗股民之类有意义的事情上。

但是这种二元对立的思维,不应该如此广泛的被运用。它会导致许许多多本无必要的纷争。

学校欠缺对于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实践教育,中国人需要从小培养运用这个工具的能力。只有这样,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才能最大可能的求同存异,而不是火花四射。

七、为什么我觉得“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表达”?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通过不断的输出自己的价值观,用来稳固自己的经济基础。

举个例子,粉圈。

粉圈的模式是一个怎样的模式?它是一个奴性的驯化的模式。

它一开始会通过一些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东西吸引你。当你被吸引之后,就会成为这个圈子的一员。

圈子的核心人物出于利益目的,会对圈子的成员进行奴性的驯化。包括但不限于:要求成员付出时间成本、劳动成本、金钱成本。

配合着胡萝卜加大棒的引导,能够有效清理出不服从管教的成员,提升队伍的纯洁性。

再加上几次“对外战争”,同仇敌忾,进行集体主义的情绪渲染——刻奇心理和沉没成本会直接变成你两条腿上的沉重镣铐,让你俯首甘为资本牛。

又回到了之前提到的从众心理的章节——粉圈是组织的一种极端化表现,是现代人彻底放弃个人思考,寄托于集体思考的一个里程碑。

八、为什么我觉得“病态的辩论文化导致了杠精频发”?

上过学的人大抵都见识过这种比赛,甚至于参与过这种比赛:校辩论比赛。

这种比赛的特点就是:给出一个命题,规定一个正方一个反方,两方必须无条件拥护自己被分配到的立场,然后用汹涌的语言攻势打败对手,赢得胜利。

比赛一开始,两方照本宣科,念出自己队伍的立场;然后几个辩手依次开始论述,先论述的会被后论述的挑刺,然后通过简单的逻辑推导,或者简单的偷换概念,进行驳斥。辩手们引经据典,能够把历史上存在过的或者不存在的事件,转化为自己手中的武器,狠狠刺向不同立场的人的心脏。

这个比赛,越咂摸越不是滋味。

首先,这个立场是被分配的,而不是辩手自己选择的。这就是说,他们说的话全都不是出自本心,他们的行为只是为了赢。

其次,世界上大多数问题都不是二元对立的,而这种比赛一开始就设定好了对立双方,要求得出一个非黑即白的结果,得出的结果必然不符合客观现实。

再次,在比赛过程中,时间的限制促使了辩手放弃深入思考,而是偏向取巧的从对手的语言文字漏洞进行攻击,失去了辩论的意义。

这种辩论比赛,真的像我在网上看到的杠精互喷的样子。

杠精们也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屁股原因也好、精神股东也好,一个个都预设好了自己的立场,然后一顿狂吹或者一顿狂喷,以清除异己、相互对线为乐。

无意义的辩论,充斥着中文互联网的角角落落。

九、为什么我觉得“好胜心太强导致了人们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甚至放弃原则”?

这个还是跟受教育程度有关。

根据学习程度曲线,人对于自己的认知一般要经历如下四个阶段:

  1. 看山不知道是山,看水不知道是水(啥都不懂)
  2.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就是正确的化身)
  3.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眼见不一定为实)
  4.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透过表象看本质)

大多数人,都停在第二个阶段。

说句不好听的,有些人义务教育阶段学的科学知识一辈子都没用上,反倒是那蓬勃的自信心,和几十年生活经验,让他飘飘乎不知所以然。

这种人是万万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比自己正确,比自己优秀的。如有机会,必然要在各种场合“战胜”他人,不断强化对于自己的刻板印象,渐进变的刚愎自用。

为了达成“精神上的胜利”,必然要放弃一些东西,比如对于真理的追求(如果他有),比如对于诚信的坚持(如果他有)。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死鸭子嘴硬,宁愿顶着全世界看笑话也要坚持自己了。

十、为什么我觉得“人们缺乏对于语言纯洁性和稳定性的认同”?

时代发展,日新月异,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然而外国文化一直在入侵。

先来看两个例子:

  1. “哦,我的上帝。如果你不能把你那该死的嘴闭上,亲爱的杰瑞,我保证一定要用靴子狠狠的踢你的屁股!”
  2. “阿西巴!这队友也太坑了,举报举报。”

这些看起来还能接受?

再看看这两个例子:

  1. “这个月的paper怕不是又要delay了,ddl怎么来的如此猝不及防,我tm明天还有一个present,沙了我吧!”
  2. “呐,存在的吧!不可视境界线,是存在的哟呐?(哽咽)就算是被同学霸凌也好,就算是没有朋友也好,只要勇太君噶……勇太君噶,能够陪在身边,对六花来说,mo,满足desu……”

是不是想疯狂吐槽?

越来越多英语、日语、韩语词汇伴随着海外文艺作品,不断的成为中国人熟悉的词汇。这本身不是一个大问题,毕竟语言文化的融合是人类全球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也是人类消除边界感的一个重要助力。

首字母缩写也是,真的很耽误理解,而且很没品。

能不能好歹讲究一点,翻译的信达雅一点,别破坏中文本身的美感。

呕。

尾声

经济水平发展、通讯电子发展、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成为网民这一现实。

我必须接受,网民数量少、综合水平高的中文互联网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接下来的情况一定会比以前更加糟糕。

中文人,得自救!

Responses
  1. 大概因为能够让人无忧无虑说出的话就只剩这些了,况且大部分人是没有文字输出能力的,这不是现在如此,以前也是这样。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