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扒鸡的三通电话
in 默认分类 with 0 comment and 240 read

我和扒鸡的三通电话

in 默认分类 and 241 read

关于答题辅助、抢票软件、吃鸡挂这三样东西。

吃鸡

吃鸡火了,真的火。

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我同学扒鸡打来的。

扒鸡是个很典型的三次元小青年儿。他用某身着NBA球衣的肌肉男当电脑壁纸,用加菲猫当QQ头像;一周有三天混迹在大学学生会,剩下的四天打LOL。

电话里他跟我说,上次鸟巢之耻之后,他就把他那台神船电脑上的LOL卸了。现在他装了一个PUBG。

然后我说,扒鸡你变了,我没想到你竟然也会同类相食。

扒鸡笑着骂了我一句滚你丫的,然后问我要不要一起玩儿,他买了挂。这挂强到无敌,只要你拿枪对着人,无视距离,按下扳机的一刻敌人一定会死。

我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我说打游戏开挂还有什么意思,孙悟空大战亚瑟王吗。

他说我不懂生活,打游戏就是玩儿个开心,开挂最开心了。练技术是不可能练的,这辈子都不会练的,就是要在游戏里面开挂才能吃的到鸡这个样子。

我叹了口气,不去管他。

答题

过了几天,我又接到一个电话,还是扒鸡打来的。

这次不是吃鸡的问题了。他叫我下载一个叫做“翠香视频”的App,然后帮他输入一串邀请码。

我问扒鸡,这是什么邀请码?

他告诉我说这是最近流行的一个实时问答游戏,如果可以正确地回答一轮十几道问题,就可以和其他回答正确的参与者共同分享节目组提供的巨额奖金。而只要填写这个邀请码,就可以获得一张复活卡,这样子在问题回答错误的时候,可以拥有一次补救的机会。

然而我帮他填完邀请码之后,就顺手卸载掉了这个App。

一条真正怠惰的咸鱼,哪怕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就砸在眼前,也不会翻个身去尝一尝。

然而我低估了这个游戏对于大众的吸引力,也低估了互联网行业对这件事的热衷程度。我甚至在V2EX这个时令果蔬推销网站上,看到了好几个答题辅助工具的推广帖子。

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就连双十一这种先涨价后打折的陷阱都能创造销售奇迹,回答几个问题就有机会捡钱这种事,实在是做梦才会有的好事。

有需求就有供给——很多“答题神器”就这么顺水推舟的被开发出来,借着这股东风,成为了无数人手机中的新“对钱宝具”。

我顺手就把这东西安利给了扒鸡,扒鸡愉快地走上了正确率飙高的答题之旅。

抢票

前两天期末考试结束,扒鸡又给我来电话了,问我要不要订回老家的车票,他搞到了一个抢票软件,据说百试百灵,要让我知道什么叫作科学的力量。

然后我就跟他说,放假我爸来接我,顺便愉快地挂掉了电话。他一定懂了什么叫亲情的力量。


钱也是外挂?

今儿看了个视频,汉堡王拍了一个公益广告,用 Whopper 代替数据,介绍了“网络中立原则”是什么,被废除之后又会带来什么。

我不是很懂,但是也看明白了,汉堡王天下第一互联网更传统化了。VIP用户的数据畅通无阻,免费用户的数据人为加上延迟,就是要创造出一个不平等的环境这样子。其实和所有餐厅的贵宾通道一个道理,有钱就是大爷。

然后想到,西朝鲜电信公司很早就推出过各种收费的网络加速服务(精品网),不由得深深感叹,论看人下菜碟“商业头脑”,美国人至少落后我们十年哦。

[越前龙马-你还差得远呢.jpg]

我突然想到,VIP通道,算不算是一种打破公平的官方外挂呢?

假如说第三方外挂是让你在排队的队伍前面插队,那么官方外挂就是直接开一个后门让你免于排队的过程。虽然看起来路径不同,但实际上他们的目的是相通的,所谓殊途同归。

这么想来,钱恐怕是最有力的外挂。

外挂是对是错?

说到外挂,我的态度其实很微妙,下面分别讲一讲。

我常在微博喊反对外挂,其实我反对的仅仅是狭义的外挂,也就是电子游戏中的外挂。

有些人可能看见我反对外挂,习惯性地要夸一下我三观很正,然而我想说:用不用外挂其实和一个人的三观关系不大。

我反对电子游戏中的外挂,他不反对,我们不需要吵架。

因为我们的分歧并不是“使用外挂对不对”,而是“外挂是什么”——说得更深一点,我们的分歧在于“电子游戏是什么”。

我认为电子游戏是体育竞技的一种,体育竞技应当满足奥林匹克精神: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使用外挂是违反公平竞争精神的,外挂可耻。

他认为电子游戏是文化商品的一种,游戏和电影音乐没有本质区别。休闲娱乐以开心为第一要务,开挂是为了玩儿的开心。他花钱买了游戏,他就是这个游戏的主人。

我和他谁对谁错?你的心里已有答案,但是我们其实不在乎。

强调一点,我和他都是普通人,没有几十万粉丝看我们直播打游戏,开挂不开挂纯属个人行为,对于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不会产生良好的或不良的影响。

公众人物是不可以开挂的,因为公众人物身上肩负着社会责任。这里我不冗述。

为什么我只反对电子游戏中的外挂?

答题辅助、抢票软件,同样也是外挂。但它们是现实生活中的外挂,它们是西朝鲜这个丛林社会弱肉强食的一部分。丛林社会生而不公平,有钱人可以用钱解决一切问题,而没钱的人只能去和别人撕破脸皮。

穷却狡猾的人,就会用工具帮自己撕破别人的脸皮。

这里的狡猾不是贬义词——事实上一个丛林社会里面最容易生存的就是这种人。有些人头破血流了,破口大骂西朝鲜人生性卑劣,其实他是把社会风气的错归结到了民族性上,偏颇千里。

人的塑造,三分靠天性,七分靠教育。出淤泥而不染的人不是不存在,只不过大部分人都不是。所以普通人当然不需要自怨自艾,错的不是你,是这个世界。

说回到现实中的外挂。

人之所以成为人,就是因为人类会制造、使用工具。从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到物产丰盈、按需分配,人类就是在不断的竞争和淘汰中进化的。

现实中的外挂可能造成一时的社会矛盾,但终究会在社会内部被消化。

比如抢票软件。如果政府想要认为的创造公平的环境,应该敦促12306不断升级系统,这样道高一尺、佛高一丈,共同进步。而不应该一个斩立决就把抢票软件给订成非法。懒政不仅会影响民间科技创新的进步,同样会让12306不思进取。

事实上,12306也确实在不断改进自己的系统机制,努力创造更加公平的环境。

再比如答题助手。直播平台拿出钱来并不是要像超级女声或者星光大道那样非得搞一个总冠军出来,直播平台拿钱出来,其实并不在乎钱被谁拿走了,只要能够带来相当的流量他们就达成目标了。

直播平台并没有规定你必须靠自己生物学意义上的大脑来完成答题。

作为提供流量的用户,自然可以尽你所能去答题,别说一个辅助答题软件,哪怕你去租用天河一号解数学题,哪怕你去雇用中南海智囊团帮你答题,都是毫无问题的。当然如果你不是为了分那点儿钱,只是想测试一下自己脑子里到底多少是知识多少是水分,自然可以不使用一切外力帮助。

狭义上来说,假如规则规定不准开挂,你开挂被封就是天经地义;假如规则没规定不准开挂,你开挂同样是天经地义。

广义上来说,你有钱,心悦666级会员,开挂也没问题,因为规则是有适用群体的。

说到底,规则以内,行动自由。

结尾

突然写这么个话题,是想要理一理各种外挂的不同。顺便夹杂一点私货,唤醒几个从众的人。

顺便也明白了自己写东西的一个比较虚的目标:

扬独立之精神,溯从众之洪流。

大家晚安。

Responses